格瑞冰冰

给我啥粮我吃啥。是个水了吧唧自high的号。

是深夜看视频之后以为自己会画画的产物!
大概是幼崽杰克被裘克捡到的故事...?是看过一篇太太的文章,这个脑洞就挥之不去了。不过我比较偏向年下啦其实怎么看都是可以的又没上床x

……画画好难嘤嘤嘤我要去写文(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会更新的)

是安迷修!

求六热度

我就想要个头像框老福特非说我敏感词。屏蔽两次我觉得我还是苟着吧,求好心人点个赞。

我想要头像框。杰克雾隐

玫瑰花腐烂在垃圾桶,梗分泌出腥臭黏液。红色从花心蔓延出来,边缘的花瓣卷曲着陷入棕黑色的的枯败里。手杖上又有新的玫瑰,伦敦的空气里弥漫着厚重的烟灰味儿。

浓雾,浓雾!我伸手拨开空气,刚敞开口子就又被浓郁淹没。

我看不清垃圾桶的玫瑰花了,教堂传来赞歌。今天是星期天。我得想个办法,我摆不脱它。我裹着雾气走至街角,他们看不见我。

这是正午,阳光还是没能被施舍出几缕。人们仍然不知疲倦地在笑、在闹、在工作。医生正在呼吸浸透了血液和消毒水气味的空气,律师正在给他的日程做出安排。
只有★★仍在安睡。

★★!她们可真是肮脏...知名且难以控制的烦躁涌上,几乎将我淹没。我无法维持我引以为傲的绅士礼仪,从喉咙里发出低吼。浓雾掩盖了我。
潮湿,粘腻,似乎也不是那么讨厌。
我有点儿习惯它了。
那么现在,我要带着它去处理让我烦躁的源头了。

希望帕总滴粉不要打我。
……文手画画不可怕,写文又差还敢画,才是最可怕。
没学过美术看看笑笑就好。

帕佩→单纯一辆小破车


——帕洛斯,你新买的沐浴露味道不错。
——是吗?我一会儿试试。

帕洛斯发誓他想的试试绝对不是现在这样,虽然这样也不错。帕洛斯和佩利投入地进行着晚安吻,金发恶犬被银发少年按在床上吮吻,手腕被帕洛斯按住——按是按不住的,所以这只是一个“不许动”的命令。
被亲得晕乎乎的佩利自然是轻易就把这警告抛到脑后,两只胳膊挣脱束缚环住帕洛斯的脖颈儿,甚至把帕洛斯的脑袋往下按了按。

小破车还晃晃悠悠打算以后改吧反正太久没写过东西了啥都不会我自杀。
先存着不一定改反正我懒。
一声巨响过后一切都将归零。
评论再放一次链接()

https://m.weibo.cn/status/4200924870173265?sourceType=qq&from=1080195010&wm=9006_2001&featurecode=newtitle

告白白告。八」

ABO
OOC
这章叶皓。
改了叙述方式,喜欢第一人称还是这种?

刘皓就这么在几乎是软禁的情况下过了两天,距离联盟录制真人秀结束还有十三天。他躺在床上时常会想,这算是什么呢?他被带过来,被软禁,唐昊是怎么想的?体现他的正副队情深吗?

去他妈的。都是狗屁。刘皓觉得自己真是疯了,自己一个发情期不稳定的Omega,身处狼群?他越过唐昊直接给经理打了个电话请假。他要离开这里。

趁着入夜了,录制停止了,各战队也都休息了的功夫,刘皓带着不多的行李溜了出去。还没到门口呢,手腕就被人抓住了。

一股子烟味儿。刘皓没回头,抬手挣了两挣,没挣脱。他转头一看,不是叶修又是谁。

——呦,这不是皓皓吗。怎么了,哥一来就走?

——叶哥这是说什么呢。我身体不舒服,您也知道。这不,节目都法儿没参加。

叶修用嘲讽人的词儿说他,也怪不得刘皓用官方说辞应付。在酒店里,刘皓还真就不怕叶修对他做什么。事实证明,刘皓想的太少了。
被木质的温暖Alpha气息包围时,刘皓下意识地腿一软,直接就坐在了地上。叶修好像很生气似的,这是他在刘皓印象里,第一次动用这种性别的优势压制自己。刘皓坐在地上仰脸看叶修,突然就开始想,为什么怕这个人?叶修叶修叶修。也不过是一个Alpha。
好像是自己给了自己勇气,刘皓索性直接躺在了地上,喘息依旧急促。叶修半蹲下来,嘴边儿常年挂着的被刘皓称之为嘴抽了的笑容也没了。

——刘皓,你怎么就这么不安分呢?以前不是装的好好儿的?怎么?装不下去了?嗯?

——他妈的关你什么事儿。

——你的体质,联盟里那几个领头的都知道。说实话,你也不是傻,你应该知道自己的处境。

——……你很烦。

——你觉得狼会放过嘴边儿的肉吗?

——……

刘皓还想说什么,可是他说不出来。随着叶修的话落,一种不算熟悉的感觉突然在身体里炸开。毫无预兆地,他发情了他的信息素带有一股清淡的苦味儿,一点也不甜蜜,也没有吸引Alpha的成分。刘皓眯着的眼睛被水光模糊,叶修在他眼里就是一团黑乎乎的影子。
影子凑近,带着温暖的木香,刘皓瑟缩了一下,手本能地揪着叶修的衣服,叶修把他抱起来,他的脑袋搁在叶修的颈窝,在本能的驱使下,一点一点往叶修胸口钻。

……不想这样的。
……停下。
……放我下来。
……求求你。

刘皓内心的挣扎被情欲淹没,比上一次更来势汹汹。他的抑制剂已经吃完了,如果不是出于这个他也不至于那么急着回呼啸。没想到赶着回去的路还没走上,他就出事儿了。
他突然有一点怨恨自己的体质,因为眼前的Alpha丝毫没有被自己吸引。刘皓想要交配,他在生理本能的驱使下希望自己被操,希望自己被Alpha占有,但是,他也清楚地感知到,眼前的Alpha没有丝毫反应。

刘皓模模糊糊觉得自己被放到了床上,他的手还抓着叶修身前的衣服。叶修要走,他发出小兽一样的悲鸣。然后他感觉到这个Alpha停顿了两秒,然后发出一声含混不清的低笑,翻身上了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