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瑞冰冰

给我啥粮我吃啥。是个水了吧唧自high的号。

告白白告10

  这一天到底怎么过去的刘皓也不知道,乱的他脑瓜子疼,反正最后没走的了。夜里因为抑制剂效果折腾到半夜睡不着,第二天起来的时候脸色很差,正好对上他“卧病在床”的人设。


  他现在有点搞不明白要干什么,他以前搞叶修是因为不甘,想出名,想反驳,想推翻叶修的定论。这么多年过去了,叶修都把名儿改过来了,他还处在叶修冷着脸骂他的状态。害怕,不安,这些都没因为叶修换队消除,叶修就像一座山,堵在路上,他看一眼就感到无力。


  唐昊今天没给他请假,总请假也不好,节目一共没几天,刘皓人气一直一般,也不能当个压轴惊喜。踏进客厅的时候他又感觉到了那股压力,来源是蓝雨和轮回的两个黄毛儿。从善如流打了个招呼之后就不知道干嘛了,他算是第一次正式参加,之前的转播也没看。手机响了一下,是唐昊发来的短信


  “这会儿自由活动,一会有人发任务,训练改成基础练习,任务卡划分到个人,明面上不分战队。”


  一看明面上他就明白了,叹了口气,窝在沙发里玩儿小游戏。眼睛是不是瞄一眼呼啸的人都在哪儿,按照小说里的说法他也算是孤身入虎群,都是仇家,虽说还真不能怎么样,就是怂。怂过头了还可能做出点什么出格反应。这不,叶修就是个例子。


  每个战队的人都聚堆儿,唐昊心情意外地不错似的,手指头在屏幕上啪嗒啪嗒,刘皓又看了一眼叶修,王杰希,喻文州。一切如常。...怎么着,昨天都是我瞎想出来的?


  发布任务卡的时候是抽签,知道这是个娱乐节目不会太正规,刘皓拿到手的时候还是骂了一句。任务卡:向任意一名参加成员索要一件贴身衣物。


钢铁小o奋斗史。告白白告整理

  1


  今天呼啸对战兴欣,正赶上叶修退役之后和苏沐橙带队的第一次交锋,呼啸赢了。没有叶修刘皓发挥的四平八稳,挑不出错也叫不出彩。


  赛后他们一块去附近的饭店庆祝,一串儿饭店看着贼眼熟,刘皓吸了吸鼻子低头走在最后边儿,唐昊回头看了他一眼,拧着眉毛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刘皓冲着他笑了一下,标准的八颗牙。


  之后好像就是有点喝多了,迷迷糊糊的,本来就是宅男酒量不行,喝了没多少面颊耳根就开始发热,抓了抓脑袋,跟唐昊说了句去洗手间。唐昊还很清醒,他没喝酒。


  刚出包间就被隔壁厨房的热气熏得不深清明的脑袋更迷糊,南方湿热的气息扑到脸上好一会儿才发现自个儿现在兴欣网吧对面儿,瞅着的是嘉世。


  仿佛回忆着什么似的,刘皓扭头进了嘉世,缩着脖子,凑到吧台哪儿用胳膊肘顶着桌面,微微一偏头。


  呦,叶哥,做网管呐?


  有个人抬头看了刘皓一眼,他没由来地有点儿心虚,似曾相识。


  那个女的扯着他胳膊往里走,刘皓不乐意了,开始嚷嚷,干嘛呀干嘛呀?这还没到没人的地方呢...唔?!


  嘴被人捂住了,踹着腰逼进了一个包间,里边儿乌烟瘴气一通烟味儿,呛得他眼泪都出来了。


  呦,怎么着给我绑了个刘皓?


  他自己过来的,说找你。


  刘皓脑子被酒精麻痹得反应不过来,这什么情况?身后一声门响屋里就他和叶修两个人,噼里啪啦的键盘声还没停。


  说吧找我什么事儿?


  叶秋?


  刘皓歪着脑袋看着这个人,好像和以前有点不一样样。


  是叶修。


  是叶秋。


  刘皓执拗地和他唱反调,可能这是习惯,也可能是他从来不承认叶修和叶修是一个人。


  转椅响了一声,刘皓就让人摁着脑袋贴到了电脑桌上,胳膊软绵绵的用不上力。


  呦,还喝酒了?刘皓。出息了啊这地方你也敢喝醉了溜出来,唐昊知道么?


  刘皓一时有些迷糊,瞪着眼睛看着这个人,眨眨眼睛才明白他的意思是他知道刘皓的性别。


  哦。


  ...


  !!!


  刘皓忽地明白过来,狠命挣扎,再退到墙角的时候还是瞪圆了眼睛,耳朵到脸颊压出了一片红印儿。


  而且你发 情期快到了吧。


  叶秋什么时候知道的?!!


  2


  刘皓进战队的时候是第五期,性别一直没觉醒,他一直以为自己是个BETA。直到有一次在赛场上,嘉世对微草,比赛完之后松了一口气突然就能感受到周围不同人身上的或浓或淡的味道,对刘皓有无法言说的吸引力。刘皓想,我完了。


  那时候在灯光下刘皓有点恍惚,战队所有的人都没发现刘皓有什么不对,只是有的人皱皱鼻子好像在寻找什么。刘皓不动声色后退到了队伍最后,一时不察手腕被人抓住了,裹着一股子淡淡的苦味儿。


  是王杰希。


  他皱着眉,应该是在刻意压制了自身信息素,刘皓接近他不怎么难受,于是刘皓皱着眉毛有些疑惑,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你是OMEGA?


  王杰希的声音很轻,也砸的刘皓眼前一黑。被发现了?刘皓,刘皓应该怎么办?


  这里ALPHA这么多,你...你吃点抑制剂。虽然你信息素很淡,总有一天会被发现的。


  说完他就松开手,回到了自己战队里。刘皓心里弦一松一紧,几乎背过气去。低头给叶秋陶轩发了个短信就去了药店。


  信息当然不是关于性征,刘皓还想在联盟呆下去。他不想是一个别人的附属品。


  刘皓在药店草草买了一堆抑制剂,都是将自己信息素抹掉而已。可是还是不够,刘皓想,性别或许可以代替刘皓证明什么。


  刘皓联系了黑市,去酒吧里混两天就能遇见的卖白粉的人,都有线儿。他买了一种药,可以将OMEGA伪装成ALPHA。刘皓将他们装在ALPHA的抑制剂药瓶中,从第五期吃到现在,所有人都以为刘皓是个ALPHA,除了王杰希。刘皓以为只有王杰希。


  叶秋也知道。


  刘皓惶恐地缩着身子,贴在墙边。


  一瓶药你吃了八九年,过期都过期五年了,你以为就我知道?


  叶秋的声音由远及近,混合着烟味儿呛得刘皓眼泪都出来了。下巴被他抬起来,他凑近刘皓颈边闻了一下,刘皓被这个动作吓得一愣,手已经砸了过去被他用身子硬捱了一下。


  这个味儿。你还是吃点抑制剂吧,不吃你这周就别出去了。


  他离开了,得以喘息,手摸索着兜里的小药瓶,干吞了两片。就看着他又坐回了电脑旁边敲敲打打,不知怎么就有点莫名的难过。刘皓针对了那么多年的绊脚石,都不把刘皓当回事儿。借着酒劲儿刘皓突然就开口问了一句,有点像委屈似的话


  叶秋,你当年凭什么在全战队面前就骂我?


  比我差的队里多的是了,你什么意思?


  什么?


  他好像没听清,刘皓又没胆子问了。最后跟他说,我走了啊叶秋。


  推开门就撞见了唐昊,也不知道搁门口听了多长时间,靠着墙低着脑袋玩手机,看见刘皓出来了问了一句。


  完了?完了就跟我回去。


  刘皓沉默着点点头,没说话,也低着头跟在后边。他俩绕小路走到了寄宿的酒店后身,他开口又补了一句。


  抑制剂那玩意,少吃。战队给假。


  刘皓冷不丁被噎了一下,闷声嗯了一声。可能是性别驱使,唐昊对刘皓似乎好了一点,他又补了一句。


  就跟别人说你感冒了。


  3


  等到坐飞机回到队里过了几天还是感觉有些不对劲,感觉空调的温度无端高了好几度似的,从脚趾到额头都很热,躺在床上渐渐地有些喘不过气,难受地翻身,隐秘的情欲一点一点蔓延上来,刘皓好像,那什么了。


 (红烧肉)


  刘皓一定是疯了。


  刘皓夹着腿,努力忽视腿间走一步都发出的粘膩声响,靠着墙支撑住身体,给王杰希打了个电话。


  喂?刘...


  王杰希,我发qing了。怎么办。


  你一个人?


  一个...唔..


  等我。你先和唐昊请假,我今天订机票,你可以...先,先暂时借助一些工具挺过这段时间。没什么好羞耻的,你是OMEGA,这些事再平常不过。你可以先去浴室里,用温水和乳液润滑一下......


  (京酱肉丝)


  刘皓完了。


  刘皓连哭都是夹紧了腚磨蹭着腿,脸掩在手里,每一(糖醋里脊)刘皓快要崩溃了。


  刘皓最后还是按着王杰希说的,(鱼香肉丝)。


  


  4


  老王这时候还只是无私奉献!!!还没到提.枪.就.干.的程度!!!


  刘皓知道王杰希是什么时候过来的,那时候刘皓的脑子很清明,身体却有交配的欲望,门被打开的那一刻刘皓就问到了王杰希身上苦香的味道,不受控制地爬过去求欢。就算刘皓很清醒,但是刘皓控制不了自己,这真是一件值得可怜的事。


  等刘皓稳定下来可以出院的时候,虽然外界不知道,但是战队里,甚至包括微草的都知道了,谁看刘皓的眼神都像是嘲笑。


  就好像在对刘皓说,


  你看呐,这就是那个连个omega都做不好的人。


  王杰希和家里在附近医院任职的表哥打了招呼,刘皓一路上低着头,怕被认出来,更怕看到异样的眼神。


  客观来说,王杰希人很好。现在并非休假,他能这样帮刘皓以后势必会面临各种各样的传闻。


  但是,刘皓给他打电话他可以不来啊。


  刘皓咬着牙想着。


  医生说刘皓的发 情期已经面临了混乱,这意味着刘皓可能十年不发 情,也可能每天都发 情。抑制剂换成了药效最强的一种,药瓶也换成了新款的,生产日期就在这个月,这还得谢谢叶修提醒。


  王杰希这几天倒是忙活,刘皓也不知道为什么第一时间打电话给他,可能是凑巧翻到了吧。


  ——还好,你的生育能力还是健全的。


  ——老子巴不得不孕不育。


  王杰希听到这话也只是拧了拧眉毛,十分不赞同的样子。刘皓吸了一口气梗着脖子。


  ——王大队长真是把刘皓当吧?咱们也就是泛泛之交,是吧?


  ——你是个单身Omega.


  ——那又怎样?


  ——这意味着你以后不一定被谁.操.,指不定就是我呢?


  这句话是王杰希凑进了压在刘皓耳朵边上说的,皱着眉毛很严肃的样子,听到这话刘皓反射性腿一软,还好撑住了只是一个踉跄。


  这是……王杰希说的?


  5


  这件事之后王杰希就走了,和以前不同的是他会一板一眼地每天晚上发短信问刘皓的身体情况。刘皓觉得很烦,每次也就敷衍一下。


  这天去医院做了一下例行检查——没办法,医生似乎受了王杰希或者唐昊的嘱咐,对刘皓盯得格外的紧。


  检查报告说,刘皓的腺体似乎发育不全,刘皓的信息素很难吸引甚至可能不吸引ALPHA。


  这真的是最近最好的消息了,虽然医生似乎很发愁的样子。刘皓摸了摸鼻子掩住上扬起来的嘴角,再回到战队里就是整理行李出发去蓝雨了。


  啧,蓝雨。一个全是ALPHA的地方。经理大概是不想让刘皓去,刘皓也正好不想进入那种对刘皓来说很危险的地方,正待点头时听到唐昊发话了。


  ——带着吧,他的位置目前不好安排别人。


  刘皓拧着眉毛看他,说实在的刘皓不想去蓝雨还有一个原因,蓝雨那俩和叶修都很熟,保不齐看到刘皓先揍一顿——不揍刘皓嘲讽也得是肯定的,最近心情已经差的不行了,如果再遇到什么刘皓怕他失控。


  队长说话还是很好用的,尤其是在他理由看似很充分的条件下。


  到了蓝雨所在的地界,因为性别问题还被安排了一件单间,恨恨地咬了口牙。


  Omega就会是弱者,受人牵制,需要处处受关照?放屁!


  晚餐的时候安排了和蓝雨的聚餐,联盟要录像放到官网上。


  还没开始录制的时候两房见面,黄少天一见着刘皓就翻了个白眼,偏过头对喻文州说:


  ——怎么什么垃圾都有人收啊,你说这人心里天天想着弯弯绕绕不累吗不累吗不累吗?!技术为什么不好啊还不是因为每天都在算计别人,是不是谁比他好都不行啊?哎呦喂唐昊你可得小心点啊你现在的位置可是叶修曾经……


  吵死了。


  喻文州只是笑,也不见他制止,直到快开机的时候他才说了句,


  ——少天,形象。


  唐昊似乎是听了黄少天的话,扭过头上下打量着刘皓,半天笑了一声


  ——他不敢。


  刘皓大概是情绪有些激动,感觉隐隐问到了些味道,赶紧掏出抑制剂磕了一片,喻文州正好路过看了一眼,顿了一下然后笑笑继续走。


  妈的,吓得老子手一抖差点掉了药瓶子。


  6


  录晚饭的时候很无聊。


  蓝雨的大概是想压制他们,吃饭的时候虽然脸上都和善友爱的,暗地里Alpha气场全开。刘皓吃了药都能闻到味儿。


  唐昊坐刘皓旁边,左手一下一下敲着桌子——他很烦。也对,这种Alpha之间的示威他在刘皓旁边儿还得憋着。


  Alpha之间怎么就跟小狗抢地盘一样,谁声儿大谁老大?


  这么想着,刘皓低头笑出了声。然后刘皓发现,唐昊扭头看刘皓一眼。


  ——怎么了?/刘皓用眼神示意


  ——呦,刘皓们搁这儿说着叶修又退役呢,你这是想到什么了这么开心?怎么,换了战队这么兴奋?还是说听到以前队长的消息了一时欣喜难耐?还是有其他的?正好两队难得聚一聚嘛,你说出来刘皓们一块儿高兴高兴呗?


  黄少天歪歪头,一口土豆丝儿咽下去一串话就出来了。如果刘皓是个beta肯定觉得这人活泼可爱的。他颇具攻击性的信息素没让刘皓觉得难过,反而有点……舒服。这才是最危险的。


  ——呼啸的大家都对刘皓很好,很照顾刘皓,来到这里刘皓很高兴。至于高兴的事儿嘛……刘皓昨儿买彩票,中奖了。


  是啊中奖了。中大奖了。


  ——哦?


  喻文州挑了挑眉,好像很有兴致。


  妈的喻文州能不能好好说话了。老子后脑到尾巴骨都酥了。


  ——十块钱。给你买糖都不够。


  ——噗,够了。


  ???喻文州什么意思。刘皓叼着片儿牛肉抬头看他一眼,唐昊趁机用筷子抽了一下刘皓的手。妈的天天嘴里淡出鸟儿了,老子当Alpha养了好几年不也……没出什么大事儿。


  转头太快忘了看喻文州了。妈的。


  ——听说你最近身体不太好?朋友在医院看到你了。


  妈的王杰希!!!


  ——前阵子他感冒了,打喷嚏很烦,我让他去医院看看。


  唐昊收回手又夹了片肉,还把拌胡萝卜丝儿拨到刘皓这边儿。


  刘皓在的医院是王杰希介绍的,保密性很好。看黄少天傻了吧唧还搁那儿放味儿就知道喻文州没告诉别人。那他这是点刘皓什么呢?要挟刘皓吗?老子……


  ……还真就怕。


  可是刘皓有什么值得他利用的呢?


  想了半天想不出来,本来难得吃上的可口的饭菜也味如嚼蜡。


  一不小心吃了好多胡萝卜丝儿。呸。


  ——好好吃饭。


  唐昊又发话了。


  ——哦。


  一顿饭吃的心烦气躁的,回到屋里一看手机,有王杰希的未接来电。心里无处发泄的火气又上来了,一个电话回拨过去。


  ——王杰希你什么意思?


  7


  


  ——王杰希你什么意思?


  刘皓靠在门板上,向里锁死了门。


  ——你今天怎么样?


  ——不怎么样。


  ——需要做个检查吗?


  ——需要你能过来吗?


  ——微草现在在G市。


  ——什么?


  ——刘皓在G市。联盟这次要做一个真人秀,不止微草,兴欣和轮回也到了。估计过几天霸图和烟雨雷霆什么的也来。唐昊没和你说?


  ——……


  刘皓直接挂了电话,一个电话打给唐昊。


  ——有活动为什么不告诉我?


  ——你不用参与。


  ——什么?


  ——你感冒了,今天勉强录制节目后体力不支,照顾病情联盟给你安排了单间。


  ——我操。


  妈的唐昊挂刘皓电话。


  这么一想更难受了,仇人聚堆儿了。唐昊不想刘皓参与,为什么还非要刘皓来?


  他妈的。


  向后仰倒在床上,手指一滑登录了好久没上过的微博。


  热搜跟打刘皓脸似的。


  #联盟将举行真人秀#


  #为什么撩着撩着,不再理你#


  #叶神或将出席真人秀#


  #……#


  于是接下来的一天刘皓就被告知要安安静静在房间里“养病”,房间内有电脑,配备了平日的训练系统。微草到的时候刘皓在屋里也能听到动静,热热闹闹一帮人,为了迎合节目效果故作惊喜的。


  等到一点多,有敲门声响起。刘皓本来躺在床上刷微博,看一门之隔之外的他们今天又做了什么,听到一下一下不急不缓但也没有停止势头的敲门声,心下念的是王杰希来了吗。


  光着脚丫子从床上爬起来,跳到门边儿拧开门。


  ——王杰希刘皓说你烦……


  ——刘副队另有所约?


  ……喻文州?


  对于喻文州这人,出于本能就觉得很危险。是那种明摆着的,让人觉得深不可测的危险。但是看别人对他的评价多是谦逊有礼,刘皓就觉得这可能是他故意透漏给刘皓的,不要接近的信号。


  这样的一个人突然找上门来,是为了什么呢?


  ——刘副队还是穿上鞋比较好,你现在可是正在感冒。


  没有加重那个字的声音,稍微带一点口音的普通话说出来甚至是极其温柔的,但又让刘皓浑身一哆嗦。


  刘皓应了一声,跳回去穿拖鞋。再回头喻文州已经把门关好了,靠在门板上看刘皓。刘皓微微侧头不明所以。


  ——要刘皓说,知道刘皓去医院了,喻队还来刘皓这儿不太好吧?


  刘皓决定先发制人。


  ——有什么不好的,据刘皓所知,你只是一个感冒的Alpha。


  喻文州笑了笑,从门板上直起身子走到刘皓坐着的床前,蓝白的队服随着动作起褶。


  什么意思?


  ——如果没事的话,刘皓想休息了。


  ——如果需要帮助,除了王杰希还可以找刘皓。


  ——刘皓们呼啸的副队长,怎么一个个都这么操心?


  门外响起唐昊的声音,也不知道他听了多久。门打开,唐昊眉毛拧在一起,刘皓直觉要不是有喻文州在这儿,他指不定怎么骂刘皓了。


  电话铃声响起,打破混乱的思绪。刘皓翻来一看,嚯,王杰希。齐了。


  刘皓索性划开手机,不管那边儿,走到窗边接电话。


  ——没事,昨天心情不好。


  ——……


  ——你别管刘皓了。


  ——……


  ——刘皓用抑制剂。王队长最近应该挺忙的。


  ——……


  ——别了,媒体都在。


  ……挂断电话,刘皓抬头看那两个人。


  ——还有事情吗?


  ——临时标记刘皓可以补。少跟外队人接触。


  唐昊眉毛还是拧得死紧,所谓的Alpha的命令式语气不自觉显露。刘皓几乎在他身上看到了叶修的影子,下意识地低眉顺眼点头。


  ——知道了。


  喻文州在旁边儿可算看足了戏,末了也不知道走,意味深长地看着唐昊。刚好到了两点,节目又要开始录制了,这两人才一并出了门,还贴心地带上了门。


  ……真是见鬼了。


  8


  


  刘皓就这么在几乎是软禁的情况下过了两天,距离联盟录制真人秀结束还有十三天。他躺在床上时常会想,这算是什么呢?他被带过来,被软禁,唐昊是怎么想的?体现他的正副队情深吗?


  去他妈的。都是狗屁。刘皓觉得自己真是疯了,自己一个发情期不稳定的Omega,身处狼群?他越过唐昊直接给经理打了个电话请假。他要离开这里。


  趁着入夜了,录制停止了,各战队也都休息了的功夫,刘皓带着不多的行李溜了出去。还没到门口呢,手腕就被人抓住了。


  一股子烟味儿。刘皓没回头,抬手挣了两挣,没挣脱。他转头一看,不是叶修又是谁。


  ——呦,这不是皓皓吗。怎么了,哥一来就走?


  ——叶哥这是说什么呢。刘皓身体不舒服,您也知道。这不,节目都法儿没参加。


  叶修用嘲讽人的词儿说他,也怪不得刘皓用官方说辞应付。在酒店里,刘皓还真就不怕叶修对他做什么。事实证明,刘皓想的太少了。


  被木质的温暖Alpha气息包围时,刘皓下意识地腿一软,直接就坐在了地上。叶修好像很生气似的,这是他在刘皓印象里,第一次动用这种性别的优势压制自己。刘皓坐在地上仰脸看叶修,突然就开始想,为什么怕这个人?叶修叶修叶修。也不过是一个Alpha。


  好像是自己给了自己勇气,刘皓索性直接躺在了地上,喘息依旧急促。叶修半蹲下来,嘴边儿常年挂着的被刘皓称之为嘴抽了的笑容也没了。


  ——刘皓,你怎么就这么不安分呢?以前不是装的好好儿的?怎么?装不下去了?嗯?


  ——他妈的关你什么事儿。


  ——你的体质,联盟里那几个领头的都知道。说实话,你也不是傻,你应该知道自己的处境。


  ——……你很烦。


  ——你觉得狼会放过嘴边儿的肉吗?


  ——……


  刘皓还想说什么,可是他说不出来。随着叶修的话落,一种不算熟悉的感觉突然在身体里炸开。毫无预兆地,他发 情了他的信息素带有一股清淡的苦味儿,一点也不甜蜜,也没有吸引Alpha的成分。刘皓眯着的眼睛被水光模糊,叶修在他眼里就是一团黑乎乎的影子。


  影子凑近,带着温暖的木香,刘皓瑟缩了一下,手本能地揪着叶修的衣服,叶修把他抱起来,他的脑袋搁在叶修的颈窝,在本能的驱使下,一点一点往叶修胸口钻。


  ……不想这样的。


  ……停下。


  ……放刘皓下来。


  ……求求你。


  刘皓内心的挣扎被情欲淹没,比上一次更来势汹汹。他的抑制剂已经吃完了,如果不是出于这个他也不至于那么急着回呼啸。没想到赶着回去的路还没走上,他就出事儿了。


  他突然有一点怨恨自己的体质,因为眼前的Alpha丝毫没有被自己吸引。刘皓想要交配,他在生理本能的驱使下希望自己被 操,希望自己被Alpha占有,但是,他也清楚地感知到,眼前的Alpha没有丝毫反应。


  刘皓模模糊糊觉得自己被放到了床上,他的手还抓着叶修身前的衣服。叶修要走,他发出小兽一样的悲鸣。然后他感觉到这个Alpha停顿了两秒,然后发出一声含混不清的低笑,翻身上了床。


  9


  刘皓一下子脑子有点儿懵。他刚才还有点清醒,这会儿脑子直接处理不过来现在是什么情况,迟钝到温暖蹭过来的时候都没个认知。叶修过来搂着他,叹了口气。可能也不是一口,他记不清楚,他发着抖,叶修往他嘴里塞了两片儿药,抑制剂。


  不是苦的那种,水果味的,这种他以前吃过,后来钱不够了就没吃了。他没要水,直接咽了。跟着就是熟悉的压抑感,憋得慌,透不过气,从手脚开始一点点发凉,叶修搂着他,他从叶修胸口慢慢扎出来,长舒一口气。


  嗓子还是有点儿发紧,长久的静默有点尴尬,叶修一下一下拍着他的后背。他开了口,第一句话没说出声。咳了两声,在一片尴尬中开了口。说完他就觉得更尴尬了。


  “叶哥,刘皓……刘皓给王杰希打个电话。”


  顺嘴秃噜出来的称呼他自己都愣了愣,叶秋嘛,叶哥。毕竟叫了好几年,这会儿还迷糊着呢也没反应过来。叶修手顿了顿,从床上坐起来点了根儿烟。


  叶修给唐昊挂了个电话,不知道说了什么,语气挺冲。他给王杰希打完电话回头回头才想起来问叶修本来想干嘛。


  “叶……修,你今天找刘皓什么事儿?”


  “不叫哥了?”


  “……”


  “没什么事儿,有事儿也忘了。”


  ……莫名其妙。刘皓这会很累,也懒得理他


  刘皓才注意到他在叶修屋里,刚才一阵迷糊没注意在哪儿,这会看着了就想走。脚下有点发飘,刚站起来门就开了。


  “刘皓没开信息素压着他,他自己不稳定。”


  叶修说。刘皓心想放屁,没你刘皓他妈早走了。王杰希嗓子有点儿哑,好像刚从床上爬起来,刚才没发现。走过来的时候刻意收敛了身上的味儿,先摸了摸他脑袋,又想伸手摸他后脖子。信息素发出的地方这会还有点疼,刘皓下意识弹了一下,没动了。唐昊一巴掌给挥开了,啪地一声,听着挺疼。


  “一个个的对呼啸队员这么上心干嘛?刘皓打的这么烂,也没什么挖墙脚的价值啊。”


  刘皓呼吸一滞,他知道唐昊在生气,但这会儿他没心思哄她,队长队长的叫得挺欢也没个好脸儿,这会跟谁生气呢?他他妈还生气呢,本来就说了不来,生拉硬拽又怎么呢?


  没登王杰希说话,刘皓腾一下站了起来,有点晕,下意识扶了一下谁肩膀。哑着嗓子,每个字儿都冒着名不正言不顺憋屈吧啦的火儿。


  “刘皓他妈早说了刘皓不来!爱要不要,你是老总还是他俩开资啊?不乐意要刘皓解约啊!操!”


  唐昊一下有点愣,然后眉毛压的更低,脸更黑了。谁扯扯刘皓衣服,一扭头扶着的是王杰希。他松手,王杰希又扶上了。叶修没说话,抽烟呢,还有心思吐烟圈儿。刘皓有点害怕,唐昊没动过手,但他就是有一种这个人要揍刘皓的感觉。下意识抖了一下,想往后退,后边儿是床。


  “跟病人吵什么架?唐队长,明天你给他请个假,刘皓哥和这边一个医院的医生是同学,应该能帮上忙。”


  “王队长真闲。”


  唐昊的声音在刘皓脑袋里有点阴阳怪气,叶修咳了两声,提醒他们赶紧办。把自己这个祸害源头糊弄过去了,往外赶人。王杰希和唐昊快打起来了,唐昊说不好,王杰希纯粹是发爱心。本来就有点心虚,去医院正好,他本来就是想过来给刘皓点儿好药。刘皓后来吃的那玩意,猛是猛,也是为什么情况恶化的原因。


告白白告9

  刘皓才注意到他在叶修屋里,刚才一阵迷糊没注意在哪儿,这会看着了就想走。脚下有点发飘,刚站起来门就开了。


  “我没开信息素压着他,他自己不稳定。”


  叶修说。刘皓心想放屁,没你我他妈早走了。王杰希嗓子有点儿哑,好像刚从床上爬起来,刚才没发现。走过来的时候刻意收敛了身上的味儿,先摸了摸他脑袋,又想伸手摸他后脖子。信息素发出的地方这会还有点疼,刘皓下意识弹了一下,没动了。唐昊一巴掌给挥开了,啪地一声,听着挺疼。


  “一个个的对呼啸队员这么上心干嘛?刘皓打的这么烂,也没什么挖墙脚的价值啊。”


  刘皓呼吸一滞,他知道唐昊在生气,但这会儿他没心思哄她,队长队长的叫得挺欢也没个好脸儿,这会跟谁生气呢?他他妈还生气呢,本来就说了不来,生拉硬拽又怎么呢?


  没登王杰希说话,刘皓腾一下站了起来,有点晕,下意识扶了一下谁肩膀。哑着嗓子,每个字儿都冒着名不正言不顺憋屈吧啦的火儿。


  “我他妈早说了我不来!爱要不要,你是老总还是他俩开资啊?不乐意要我解约啊!操!”


  唐昊一下有点愣,然后眉毛压的更低,脸更黑了。谁扯扯刘皓衣服,一扭头扶着的是王杰希。他松手,王杰希又扶上了。叶修没说话,抽烟呢,还有心思吐烟圈儿。刘皓有点害怕,唐昊没动过手,但他就是有一种这个人要揍我的感觉。下意识抖了一下,想往后退,后边儿是床。


  “跟病人吵什么架?唐队长,明天你给他请个假,我哥和这边一个医院的医生是同学,应该能帮上忙。”


  “王队长真闲。”


  唐昊的声音在刘皓脑袋里有点阴阳怪气,叶修咳了两声,提醒他们赶紧办。把自己这个祸害源头糊弄过去了,往外赶人。王杰希和唐昊快打起来了,唐昊说不好,王杰希纯粹是发爱心。本来就有点心虚,去医院正好,他本来就是想过来给刘皓点儿好药。刘皓后来吃的那玩意,猛是猛,也是为什么情况恶化的原因。


告白白告。8我一直觉得我得起个正经名儿

刘皓一下子脑子有点儿懵。他刚才还有点清醒,这会儿脑子直接处理不过来现在是什么情况,迟钝到温暖蹭过来的时候都没个认知。叶修过来搂着他,叹了口气。可能也不是一口,他记不清楚,他发着抖,叶修往他嘴里塞了两片儿药,抑制剂。

不是苦的那种,水果味的,这种他以前吃过,后来钱不够了就没吃了。他没要水,直接咽了。跟着就是熟悉的压抑感,憋得慌,透不过气,从手脚开始一点点发凉,叶修搂着他,他从叶修胸口慢慢扎出来,长舒一口气。

嗓子还是有点儿发紧,长久的静默有点尴尬,叶修一下一下拍着他的后背。他开了口,第一句话没说出声。咳了两声,在一片尴尬中开了口。说完他就觉得更尴尬了。

“叶哥,我……我给王杰希打个电话。”

顺嘴秃噜出来的称呼他自己都愣了愣,叶秋嘛,叶哥。毕竟叫了好几年,这会儿还迷糊着呢也没反应过来。叶修手顿了顿,从床上坐起来点了根儿烟。

叶修给唐昊挂了个电话,不知道说了什么,语气挺冲。他给王杰希打完电话回头回头才想起来问叶修本来想干嘛。

“叶……修,你今天找我什么事儿?”
“不叫哥了?”
“……”
“没什么事儿,有事儿也忘了。”

……莫名其妙。刘皓这会很累,也懒得理他

是安迷修!

求六热度

我就想要个头像框老福特非说我敏感词。屏蔽两次我觉得我还是苟着吧,求好心人点个赞。

我想要头像框。杰克雾隐

玫瑰花腐烂在垃圾桶,梗分泌出腥臭黏液。红色从花心蔓延出来,边缘的花瓣卷曲着陷入棕黑色的的枯败里。手杖上又有新的玫瑰,伦敦的空气里弥漫着厚重的烟灰味儿。

浓雾,浓雾!我伸手拨开空气,刚敞开口子就又被浓郁淹没。

我看不清垃圾桶的玫瑰花了,教堂传来赞歌。今天是星期天。我得想个办法,我摆不脱它。我裹着雾气走至街角,他们看不见我。

这是正午,阳光还是没能被施舍出几缕。人们仍然不知疲倦地在笑、在闹、在工作。医生正在呼吸浸透了血液和消毒水气味的空气,律师正在给他的日程做出安排。
只有★★仍在安睡。

★★!她们可真是肮脏...知名且难以控制的烦躁涌上,几乎将我淹没。我无法维持我引以为傲的绅士礼仪,从喉咙里发出低吼。浓雾掩盖了我。
潮湿,粘腻,似乎也不是那么讨厌。
我有点儿习惯它了。
那么现在,我要带着它去处理让我烦躁的源头了。

希望帕总滴粉不要打我。
……文手画画不可怕,写文又差还敢画,才是最可怕。
没学过美术看看笑笑就好。

帕佩→单纯一辆小破车


——帕洛斯,你新买的沐浴露味道不错。
——是吗?我一会儿试试。

帕洛斯发誓他想的试试绝对不是现在这样,虽然这样也不错。帕洛斯和佩利投入地进行着晚安吻,金发恶犬被银发少年按在床上吮吻,手腕被帕洛斯按住——按是按不住的,所以这只是一个“不许动”的命令。
被亲得晕乎乎的佩利自然是轻易就把这警告抛到脑后,两只胳膊挣脱束缚环住帕洛斯的脖颈儿,甚至把帕洛斯的脑袋往下按了按。

小破车还晃晃悠悠打算以后改吧反正太久没写过东西了啥都不会我自杀。
先存着不一定改反正我懒。
一声巨响过后一切都将归零。
评论再放一次链接()

https://m.weibo.cn/status/4200924870173265?sourceType=qq&from=1080195010&wm=9006_2001&featurecode=newtitle